相关文章

盐城方管:钢价暴涨暴跌如同“暴饮暴食”

盐城方管:钢价暴涨暴跌如同“暴饮暴食”这波钢价疯狂飙涨,不合理,也不理智,或是人为炒作,缺乏需求支撑,基础不牢,价格震荡回落是必然的。这对钢厂、对钢贸商、下游终端用户都会带来伤害。伴随价格疯涨,一些原本打算限产、停产的生产线恢复生产。这加剧了钢材市场供需矛盾,对后市不利。同时,该现象增大了结构调整的难度,拖延了化解过剩产能的进程,一些钢企心存侥幸,希望熬过“去产能”的周期性调整。这无疑是不利于整个行业供给侧改革的深入展开。

还有,钢材价格的暴涨带动了铁矿石、焦炭、废钢等钢铁原料价格的上涨,在这一轮钢价上涨行情中,铁矿石价格也随之大幅反弹,青岛港62%品位铁矿石的到岸价格自3月7日创出反弹新高达63.74美元/吨,较前期上涨了20%。铁矿石的非理性上涨,不符合铁矿石现实的供需基本面,而且增加了钢厂的生产成本,当钢材市场价格大幅下跌时,导致钢厂严重亏损。

非理性的钢价暴涨暴跌,对流通领域的钢贸商亦带来伤害。一些钢贸商与下游终端用户签订的供货合同,是按照当时的钢材市场行情,在签订合同时将价格锁 定,可没有想到,钢价一下上涨了400元/吨~500元/吨,与原来同终端用户锁定的价格相差极大,钢贸商不仅没有盈利,而且造成亏损。

对于下游终端用户而言,也因钢价的暴涨而受到伤害。建筑工程项目是根据正常的钢材市场价格进行工程款预算,在预算时,根本没有预料钢价会大涨500元/吨~600元/吨,大大超出了工程项目预算额,使部分工程资金紧缺的现象雪上加霜,甚至推迟施工时间。

这一轮钢价的暴涨,并不是刚性需求的拉动。目前的需求面没有出现拐点,钢材市场供大于求的矛盾尚未根本性的改变。尽管各地加大化解钢铁产能的力度,但这需 要一个过程,在国外一些发达国家,淘汰产能的周期达20年,我国提出5年内化解过剩产能1亿~1.5亿吨。因此,化解过剩产能不能立竿见影地改善钢材市场 供需关系。

目前,我国供给过剩,供需失衡,供过于求的格局依旧。尽管今年我国计划赤字率提高到3%,但这些资金是用于去产能,化解产能过剩带来的深层次问题,而不是用于基建投资,并不会直接拉动钢材需求。